伊達政宗は龍王

——青葉神社深處永眠的龍王

日本戰國史狂熱
只愛中國
-政幸陰謀論-
ダテサナ一生懸命
天下三信步閑庭
一曲廣陵散,暮雨幾瀟湘
全职周江照单全收
仙臺藩
伊達藤次郎政宗
『二十年。』
我從五千年前走來,身披血色嫁衣,頭戴漫天星光
無可奈何花落去 畫卷清歌自逍遙
IDOLiSH7/鬼武者Soul/刀劍亂舞
八乙女楽×小鳥遊紡
「你看他們和她們都光鮮亮麗,可擔在他們肩上的都是無比沉重的歷史。」
应有龍吟清嘯轉,紅蓮花下蒼龍眠。

伊達政三郎宗介
真田源次郎幸久
伊達龍之介
“阿政”

歷史執著。
但求無夢。
挑絃與誰 江山無人聽、
霸業為誰 天下諸君狂。
我會為你變得更好,所以不用等我。
愛是語言,關切,情感。
——不,愛是金錢。
【願我愛的和愛我的人永遠幸福,平安喜樂】

紅蓮花下蒼龍眠

若是再相逢

#活击第五集后突发脑洞
#自家未实装私设真田藤四郎上线
#主线是药真药,没有恋爱要素
#极度我流且不知所云,OOC预警
#没有考据过,都是瞎写的,有bug欢迎指出

自登上这条船起,药研藤四郎便有些隐约的不安。

这份不安在鹤丸出现时都未能消弱,而当和泉守及陆奥守两人赶到解决掉剩余所有敌军之后,不安的感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发强烈。

他下意识的看向鹤丸,热爱惊吓的白鹤面上笑容明快,却像是要印证药研的不安一般,神色间同样有一抹挥之不去的阴霾。

这份不安在第二艘船出现时应验了。

这种战法……这种战略……

鹤丸还在转述审神者的话,定定盯视着那军舰的药研脑中忽然响起了,曾经某位兄弟对他炫耀般说过的话,...

孤岛

#一个关于自家特务司书Yukikyo的故事。


天气很好,清俊的少年陪伴着步履蹒跚的老妪在院落中慢慢的走,两人的心情显然如此时天空般的一片晴朗,少年轻声唤着忽然望着远处的枝桠出神的老人。


“爱久。”


“爱久,你听的见吗?”


“爱久?”


老人已经听不清楚别人说话了,总是需要在耳边轻轻的,柔和的说上许多遍,才能听明白一句话,而少年从来不厌其烦,一遍一遍的在老妪耳边呼唤她的名字,一遍一遍的说。


“にに。”


老妪开口了,声音苍老。


赶在少年应答之前,她指向远处光秃秃的树上停着的鸟儿,有些费劲的说着。


“我们去那里吧。”


很多年以前少年就是这样背...

邦良#圣诞礼物

#大写的OOC


送给我烨的圣诞礼物,我流邦良

烨烨开心——!!!平安夜要开心!!!


“子房啊,今天是平安夜呢。”


刘邦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脚丫子一伸毫不客气的搁在了坐在沙发另一头安静看书的张良腿上,白发的军师对此习以为常连眼皮都不抬,随便嗯了一声便充作回复,刘邦没趣,屈膝踩起他大腿哼哼起来:“子房——”


张良这才放下书抬头看他,貌似相当头疼的揉了揉额角自桌上捞来个蜜柑剥开了,取了一瓣伸手塞进自家任性的君主嘴里:“圣诞节是信徒用于庆祝耶稣复生的节日,陛下,良并不记得您什么时候成为了基督徒。”“那有什么关系,”刘邦在恋人的指尖上快速地一舔,看着他迅速抽回手的动作满意的笑出了声...

历史的亡灵

Just a 脑洞

成为鬼神,自黄泉回到人间的幸村er


真田幸村确实死了,作为人的那个。


他成为鬼自黄泉归来之事知者甚少,他长兄信之算一个,收养了他的儿女的伊达政宗算一个。


没办法,独眼龙那厮自诩龙王,身边的忍者小姓也是个生成鬼,刚回到人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逮了个正着。说来他俩成鬼的时间也没差上几天,但他跳过了死亡这一步,生生的拿战场上的人命做了活祭,冲天的鬼气一星期过去也没能散去,也只有伊达政宗那个疯的还敢留他在身边——其实独眼疯龙也老了,天下霸心的燃料所剩无几。听那家伙说,是自家的忍者荆川信平消失了,这么一说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怎么好端端的就暴走成了鬼。唉,红颜祸水,虽然自家的...

《我鬼山房》

Just一個試閱

我流太芥,私設如山,比如關係很好的武偵社和黑手黨。

也許會變成長篇也說不定。

什么时候更新,等我放假……学生党的哭泣。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龙栖于红莲的深潭
甘愿隐匿

我还是很喜欢你
像白鸽落在朱色鸟居
悄声无息

再不见触碰

※送给自家太宰先生的生贺,丢过来存个档假装自己有认真产出xxx
※大概ooc
※就算全世界都觉得是刀我也坚定不移的觉得这是糖

#0
某日在街道上,很偶然的遇见了那个人。
浅棕色的风衣,头上的绷带和右手上的石膏都已经被拆掉,正在与一个金发戴眼镜的高大男人貌似很高兴的说着话,大概是在讨论任务。脸上的表情,是不曾对我展现过的和煦开怀的笑容。
——终于找到您了,太宰治,太宰先生。

#1
一路尾随着对方来到一栋洋馆楼下,这便是您的藏身之地吗……虽然确实刻意隐藏,然而似乎直到现在都没有被发现。目送着他走进那栋建筑,在门外踯躅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步入那家貌似无异正常对外开放的咖啡厅。
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手中拿着杯柠檬...

伊达政宗与真田幸村的,关于夏天的三十题【日更】

昨天没办法发出来的,关于夏天的题目。
坚持每天写一题吧……嗯。
CP向是政幸,包括但不限于BSR、无双、B10、史向的政幸,基本上全都是胡说八道的自我满足用的妄想捏造,看过就好不要相信。
……话虽这么说真的有人看吗。



1.澄澈蓝色的天空。

米泽的天空和上田的天空不是同一个蓝度,理所当然的和大阪的天空也不一样。

笼罩着米泽城的天空是一片浅淡的蓝色,稀薄的像是一滴滴入一大盆水中的蓝色墨水,而属于上田的天空是瓦蓝的,一片澄净,和某人的眼眸一般透彻。

可是大阪的天空是怎样的,却没人去注意了。

所有人都很忙,忙着保住性命或者忙着实现宏愿,亦或者忙着维护丰臣,忙着劝服同僚,忙着身先士卒,也...

三日月与六文钱

三日月宗近和真田藤四郎的小故事。大概
私设真田相当讨厌三日月,源于嫉妒。
还是那句话,我写着,为自己开心而已。

主君得到了一把未曾登记在刀账上的短刀。
作为近侍,三日月宗近自然是第一个见到那位付丧神。那个孩子安安静静的跪坐在主君身侧,腰背挺得笔直,左肩上垂落的宽大披风撩开,戴着黑色手套的手交叠在腿上,看制服,是粟田口家的孩子。想到一期一振和他的弟弟们平日相处不由得失笑,而那孩子见他进来,抬起脸看了过来,一双杏色的眸子泛着些许艳丽的赤色,上挑眼,眉毛短短,三日月宗近并不陌生的面容。
“贵安,三日月殿下。”他向自己俯身,脆亮如的钱币碰撞的声音不卑不亢,平静的让人有几分晃神。“在下真田伊豆守所持,真田藤四...

【关键词为绝地反击的烛台切光忠角色理解】

只是些个人的一面之词。

想起来最初也是因为烛入的坑……当基友告诉我她头像是烛台切光忠的时候我是懵逼的,这难道不是政宗……?被告知这是政宗的爱刀时我作为一个专业政宗迷妹第一句话是那鞍切景秀长哪个政宗的脸?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主皮一直是政宗,甚至混原创时也会以各种政宗为原形去写人设……所以既然“烛台切光忠”长了张最狂傲的政宗的脸,刀纹有仙台竹,甚至自称前主是伊达政宗而完全没有一点身为水户德川家一直传承着的家宝的自觉,那么我就可以认为,伊达政宗是烛台切光忠的一枚打进心铁里的烙印。

伊达政宗是十分喜欢华丽的事物的,他自己本身也能算是个倾奇者,也就是俗话说的非主流。而长船派的刀,素来以华丽著...

© 紅蓮花下蒼龍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