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政宗は龍王

——青葉神社深處永眠的龍王

日本戰國史狂熱
只愛中國
-政幸陰謀論-
ダテサナ一生懸命
天下三信步閑庭
一曲廣陵散,暮雨幾瀟湘
仙臺藩
伊達藤次郎政宗
『二十年。』
無可奈何花落去 畫卷清歌自逍遙
IDOLiSH7/鬼武者Soul/文豪与炼金术师/宝石之国/FGO/音乐剧
八乙女楽×小鳥遊紡
Antonio Salieri&Wolfgang Amadeus Mozart
Mikelangelo Loconte&Florent Mothe
「你看他們和她們都光鮮亮麗,可擔在他們肩上的都是無比沉重的歷史。」
应有龍吟清嘯轉,紅蓮花下蒼龍眠。

伊達政三郎宗介
真田源次郎幸久
伊達龍之介
“阿政”

歷史執著。
但求無夢。
挑絃與誰 江山無人聽、
霸業為誰 天下諸君狂。
我會為你變得更好,所以不用等我。
愛是語言,關切,情感。 ——以及金錢。
【願我愛的和愛我的人永遠幸福,平安喜樂】

紅蓮花下蒼龍眠

终章之后

#是FGO的莫扎特和咕哒子
#时间是在时间神殿归来之后
#并没有cp向,如果您读出了cp的味道……那就当是有吧。
#真心实意的私设如山
#OOC警告

自时间神殿归来的少女、精神脆弱得仿佛风中残烛。

她从一个普通人一路走来,被命运蛮不讲理的拖行着、挣扎着爬起、跌跌撞撞的跟上——然后终于封锁了毁灭的末路。

说到底,她原本也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柔软女孩,即便肩负起本不属于她的责任也没有一句怨言,反而比谁都更为出色的完成了这一切天方夜谭般的任务,用那纯洁而高尚的灵魂征服了座上曾在人类史上铭刻下丰功伟绩的诸多英灵——她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唯一一位,能与如此之多的英灵同时契约的御主了。

而现在,这人...

“天国的父啊,您的福泽遍洒世间。”
“我对你们那些事情——毫无兴趣。”

『我聆听你的愿望、回应你的渴望。』

“您的孩子曾犯下罪责,因这份罪孽,我再一次祈求您的宽恕。”
“我就是这种人啊,你不该早就明白了吗,毕竟我实在是太天才了嘛。”

『向我坦诚,向我倾诉,向我乞求』

“但是,现状却使我万分痛心,我料想这定然是您的旨意,可仍然前来,唯有一个愿望。”
“不过这可麻烦了啊,如今的我看着自己都快要吐了。对人类的心产生愿望之类的,可真受不了。”

『人之心并不可悲、人之心并不可耻,人类的欲望无穷无尽。』

“恳求您——留他在人间。”
“这次就算你赢了吧。”

看tag就能明白一切了呢。

没什么事我就丢个存档证明我还活着。

干货不够不敢写啊!!!

是MiFlo Con的无料明信片,我终于肝完了……吐魂.jpg
已经送去打样了,应该赶得及……大概还会画点签绘做点染卡一起带去,欢迎拍肩XD

不是我,是命运先动的手🙌🙌🙌

突然深夜混沌恶的起因是我真的想不出来萨咕要怎么谈恋爱。

萨咕哒#你不要突然和莫扎特唱Rap

*是萨列里x咕哒子

萨列里不只是藤丸立香的钢琴教师,像生前那样,他还负责教授声乐——以及其他的东西,非要一概而论的话,萨列里应当是立香的音乐老师。

解决了一个异闻带,御主的日常又回到了迦勒底时期:种火和训练场,以及刷不完的材料。脱下外装时是温和可亲的教师,披上那诅咒具象化化成的外装后则是可怕的输出,而小姑娘的新奇想法和临时起意永远层出不穷,虽然为了效率大部分时候都是规规矩矩的宝具扫荡,偶尔也还是可能小小的翻个车——这时候就是御主的自我放飞时间了。

这天没什么事,完成固定任务后立香又缩回了房里,她与萨列里约定了上课时间,对方已经在个室里等着了。今天上声乐课,童谣和小贞德没来,杰克自然也不在...

伊达本丸一窥

#给亲友的点文 @秋铭 

#是自妄想的伊达家日常,有自设刀剑出没。

#不如说戏份全是私设刀刀们的。

#振分发和景秀属于亲友,凌是我家的。


“振分发。”拥着鲜亮外衣的少年连足袋都是带暗纹的,一头浅灰色的长发在身后摇摇晃晃,他慢悠悠的、优雅的行过来,语气里带着笑。而振分发正宗连睫毛都不颤一下,只是注视着飘摇的大雪将那些街道和屋顶掩埋在气势恢宏的雪白之中,任由少年在他身边坐下,忍了又忍憋出一句小少爷当心冻坏了,换来一声毫不掩饰的、不带恶意的轻笑。“我好歹也是付丧神,本体没事,我也不会有事。”然而振分发却像是被激怒般一下噤了声,站起来转身欲走。...


“啊,这可真是。”

三日月的刀尖抬了抬,语气倒是仍然拖得不急不缓,事实上他并没有多少从容的余地——只身一人,被几个小队的溯行军团团包围。

战斗,当然啦,不战斗就会死,天下最美之剑可没有束手就擒的道理,何况审神者还等着他带特产回去;但突围的可能性也不大,敌方刀种倒是全,太刀输出,打刀牵制,擅长夜战和巷战的短刀胁差们则是虎视眈眈的伺机偷袭,所剩无几的刀装也都摇摇欲坠,被枪点中的左肩中淌着的血湿了半件衣服,连带着左臂也失去了大半的知觉。

大太刀的刀刃再一次挥下,准备迎击时两面却是短刀的联合袭击,三日月在心里苦笑了一下,最美之剑怕是要折在此处,实在不光彩。

但三日月只觉到了一阵风。

孩子的声...

①个不知所云的片段

“——我确信,但我和安东之间确实出了点问题。”

橘发的女性呷了一口花草茶,用不容置疑的语气下了定论,而坐在她对面的、有着端丽面容的美人闻言耸了耸肩,指甲敲了敲从开始就放在桌上的录音笔。

“要是没问题你也不会特意约我来谈这个啦,所以呢?你确信你们的感情仍然好的像刚结婚,彼此之间也很甜蜜,那么又是什么让你如此不安,以至于觉得离婚或许会是你们之间更好的选择呢?”暂时充当了情感顾问一职的达·芬奇推了一下眼镜,作出了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而她对面的藤丸立香只是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瘫在了柔软的沙发椅上。“别开我玩笑了,达·芬奇亲,还能有别的吗?你再清楚不过...

萨咕哒#被世界宠爱之人

#是[萨咕成分很薄弱的]萨咕哒
#超大量ooc
#真的超大量OOC
#写到后面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真的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在萨列里某次突然兴起,将原本给Master助眠用的小夜曲越弹越激昂到变成一首进行曲之后,他发现他的御主睡着之后并不像她自己说得那般容易惊醒——就在她枕边热烈演奏的进行曲都没能把她从梦中叫醒,还能有什么能惊扰到她的安眠呢?在确认过这一点后,每个夜晚,这间小而简陋的个室就会变成属于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琴房。

——后来在某次闲谈中那个漆黑的复仇者才告诉他,小姑娘安睡一夜的条件不过是有人陪伴而已,个室的守卫者从来就没有空缺过,更何况她的梦境一贯有梦魔和复...

© 紅蓮花下蒼龍眠 | Powered by LOFTER